1月11日,记录罗永浩等创业的纪录片《燃点》登录全国院线,这也是罗永浩在锤子陷入资金风波之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老罗并不真的在意用户要什么,与“臭土鳖”做出分割,满足精英的自我观想与表达,证明自己的天赋,这也许才是他在设计上如此执著的原因。

也许,供应链冗长、强调功能性的硬核行业并不适合老罗。六年太久,是时候前往下一站了。

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行情。2018年春天发布的坚果3 就遇了冷。据《锤子生死劫》报道,其最初采购订单为80万台,后来紧急调至30-40万,还是造成了库存积压。

直到最近两年,锤子科技技术落后的情况才有所好转,但是市场并不会等你。在锤子科技执着于像是大爆炸、无限屏这些小创新的时候,其他手机厂商搞起了全面屏、屏下指纹这些先进技术,整个手机行业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5月15日,罗永浩在鸟巢发布TNT工作站,他为此高调宣传,“失去灵魂的苹果会疯狂地抄袭我们”、“把人吓尿的产品”,但现实却是,在3万多人的现场围观之下,TNT工作站多次卡壳。“完蛋了、玩砸了”,着急的罗永浩一度喃喃自语。

2

12月5日,锤子科技子公司锤子数码工商信息发生变动,罗永浩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经理,转任执行董事。此外,朱萧木、钱晨,郑刚等10 人也退出了锤子数码的董事席,其中大多数是锤科早期投资人与创始团队成员。

锤子推出了九款产品,前期后后换过4家代工厂,在一定程度上,拖慢了锤子手机攻占市场的最佳时机。

华为手机掌门人余承东2014年曾说,未来5年大多数国内手机厂商都会消失,只剩三四家存活。4年时间过去,国内健康生存的手机厂商还剩华为、oppo,vivo,小米。余承东一语成谶。

关于罗永浩,除了“情怀”,人们最熟悉的可能就是他“收购苹果”的梦想了。但Zealer评测师王自如认为:要收购苹果,单靠锤粉可养不起情怀。事实也是如此,锤子科技尽管受到足够多的关注,但成立六年总销量仅500万部左右注定了它只能是手机市场的“others”。

罗永浩是被时代摆错了位置的绝佳案例。一个多月前,有个网友@他,问他如果能回到2012年,还会不会选择做手机。老罗说会,但不会把六年来的主要精力放在手机上。

5年前老罗与网友的一次争论,也许很能说明问题。

他透露了锤子新一轮融资:10亿人民币,等这笔钱到账后,锤子公司账户可用资金有19亿,“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像一个正规的已经上了牌桌的手机厂商一样,以高、中、低三个段位,每年会推出5-6款产品,会成为一个正规的手机厂商。”

T1上市之初直接找了最好的富士康代工,接着双方就产品设计问题僵持不下,锤子科技直接跟富士康撕破脸,也为后来锤子推出新产品总会有缺陷埋下祸根。

锤子科技是不是要倒闭了?

最近的锤子科技,可以说是各种负面新闻缠身,被供应商堵在公司楼下讨债、公司法人变更、官网商品大面积的到货通知...似乎都在指向同一件事。

2017年两款手机坚果Pro 、Pro 2 的口碑和销量都不错,全年销售突破100万,它变成了一家更像小米的公司,可惜罗永浩无法成为雷军。他太容易骄傲。2018上半年,罗永浩宣布锤子扭亏为盈,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他为新一年定下的销售目标是:350万。

2018年对于国内的手机厂商来说,是哭笑不得的一年。 见证了小米上市、华为手机年销量突破2亿部,见证了国产老牌手机破产的破产、没落的没落,而其中最具争议性的,莫过于罗永浩的锤子手机。

1

给钱的成都市政府方面扮演了拯救者角色,罗永浩也表现出极大诚意:在成都召开新品发布会,迁总部,个人买房,甚至因为“锤子”在成都方言里的怼人意味,锤子的手机品牌后来统一更名为“坚果”。

作为国内最有“情怀”最具话题性的手机品牌,在“网红企业家”罗永浩的带领,似乎从没进入过国内主流消费群体的视线中,推出了九款手机,只有坚果PRO突破一百万部,而随后推出的坚果R1、TNT工作站,又把锤子打回了最初的起点。

“精工”是唯一出路——别误会,不是罗永浩的“精神工匠”,而是“更加精细化的工业制造”。

根据2018年Q3国产手机出货量榜单的数据显示,在总出货量2.1亿部的情况下,锤子手机只卖出了58万部,排在第22名,销量还没有联想手机的零头多。

老最开始含蓄地怼了一下水粉系色彩,说这个色系通常不适合做高端产品,在被网友质疑之后,他回复“水粉系就是臭土鳖喜欢的颜色,你什么时候见过有文化的人喜欢粉色?

实际上,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是整合程度最高、上下游生态最复杂的产品和业态之一。这个特殊市场让锤子、魅族这样信奉工匠精神的厂牌失去优势:真正的差异化没能力做,形式上的标新立异用户又不需要。

老罗所信奉的狭义的日式工匠精神,与中国智能手机行业过去十年间的崛起并没有多大的关联。而他所看不上的那些“庸俗”、“便宜”、充满模仿痕迹的产品,那些微小的工艺改进、产能提升、设备迭代和人才培训,那些同行之间残酷乃至丑陋的短兵相接和同质化竞争下无休止的价格战,才是中国过去20年制造业崛起、过去10年智能手机行业崛起的奥义。

然而,坏消息却接踵而至。从2018下半年开始,围绕锤子和罗永浩的消息包括:与360合并(已辟谣)、成都公司倒闭(官方辟谣,媒体探访办公地点已撤销)、大裁员、欠薪、供应商追债等。

局面从5月开始变得更加糟糕。

再来,产品、技术,几乎年年落于人后。无论在什么行业,科技永远是第一生产力,特别是手机行业。

2017年8月,出现在极客公园奇点大会的罗永浩一脸轻松。

没法靠差异化突围,到了比拼硬实力的时候,现代制造业的残酷就体现出来。研发环节,各家优势都是用实打实的技术人力堆出来,生产环节的规模优势更大,出货量千万级的华为和苹果,面对供应商和代工厂有足够的议价权,可以拿到更好的元件,实现更好的装配和工艺,而出货量只有几十万的锤子,就会频频出现黄屏、机身裂缝、摄像头磨损等“低级失误”。

在互联网行业高喊“活下去”口号的这个冬天,罗永浩并没有例外。

人们在期待奇迹的诞生。

2014年,锤子科技推出Smartisan T1的时候,人们还在惊叹那三个实体键。 但到了2015年,市面上已经有指纹解锁、曲面屏、无边框、电池快充等等的黑科技出现,锤子科技推出的T2,“优势”还是那三个实体键。

3

8天后,罗永浩在接受王峰采访时怒怼看衰TNT工作站的人,“怀抱着腐朽的键鼠嘲笑语音操控的傻x们,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纪录片中,罗永浩对着镜头说,“我并没有消失,只是希望用最短时间解决供应商的欠款问题”,被业内看做是“死磕锤子手机”的回应。

“起死回生”成为罗永浩这一年的关键词。经历过2016年的6次被传倒闭、5次被传收购、2次发不出工资,锤子似乎要迎来春天——这并不容易。几年前与锤子同期创立的多家互联网手机品牌,早已消亡殆尽。

锤子有了一些好消息。